多名老人花费5880元购买旅游套餐 青岛华夏国医堂和驴妈妈旅行社互不认账

“我们到处协商、投诉半年多了,可进展一点不顺利,大家都很着急。”3月11日,市民刘女士等几名老年读者拨打早报热线,诉说了他们在2019年年底参加了青岛华夏国医堂中医文化研究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华夏国医堂)和青岛驴妈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驴妈妈旅行社)一起举办的旅游推荐会,花费5880元购买了3条旅游线路的“套餐”,但从2020年6月份开始,他们想要消费或退费时,却没了着落,两家单位均承认有此事,但说到解决问题时却互不认账,两家单位负责人都说老人的钱在对方手里。“我们这钱也不容易,是近两个月的退休金,这些钱就这么不知道去哪了,该怎么办?”刘女士展示5880元旅游套餐的收据。

  事发

  保健品公司推荐旅游套餐

  “华夏国医堂是一家卖保健品的公司,我之前曾经在他们那里购买了很多保健品,到现在还没吃完,没想到却被他们给坑了。”刘女士给早报记者讲述了这件事发生的过程。2019年,华夏国医堂的销售人员联系她,说不卖给她保健品,而是告诉她有一个超值旅游的推介会,是他们公司和驴妈妈旅行社联合举办,邀请她到现场去看,还有礼物赠送。

  “我就想这个驴妈妈旅行社是个正规单位,那时候到处也能看到‘驴妈妈旅行社’的广告,应该没问题。”刘女士回忆,当时的这场推介会是在山孚大酒店举办的,那天一共去了200多人,青岛驴妈妈旅行社有个姓吴的负责人在现场作了推介说明,当时推荐大家办理5880元的3次出游“套餐”。“购买了这个套餐后,我们可以从他们给出的12条线路里,选择3条线路参团。”

  “看到这些线路都是想去旅游的精品线路,如果单次报名,每条线路多数要花3000元左右的团费,算算用5880元可以出去旅游3条线路,感觉很超值。”和刘女士同样情况的牛先生,拿出了当时驴妈妈旅行社给的宣传单页,记者看到,12条线路中包含了国内和国际线路,多是一些知名景点,其中国外有芽庄、济州两条线路,国内有新疆、张家界、桂林、贵州等地的线路,行程都在5-12天之间。

  “当天我们在现场交了100元定金,获赠了小礼物,后来就被带到当时华夏国医堂的办公地点,交上了全款。”刘女士说,当时华夏国医堂只给了他们一张盖有公章的收据。

  讲述

  想消费或退费却没了着落

  刘女士他们交完了款,便高高兴兴地回家等待2020年的旅行。可没想到,去年初开始的疫情阻挡了出游的计划。“最开始,我们想等过了疫情再出游,或者使用时间会给我们延期,也就没着急。没想到去年5月份前后,听朋友们说这两个单位‘有问题’,有可能交的旅游套餐费也被坑了。”刘女士说,刚开始她只是有点担心,和几个同伴一起来到华夏国医堂和驴妈妈旅行社后,这个担心变成了现实。

  “华夏国医堂那边,公司换了地方,目前很难找到负责人,驴妈妈旅行社那边,说我们的钱是交给华夏国医堂的,他们不负责。”刘女士说,最开始华夏国医堂的态度还不错,一会儿说分期退款,一会儿和他们商量拿保健品抵退,再后来就干脆找不到人,原来办公的市北区延安三路73号和公司注册地市北区华阳路1号都找不到人了,他们多次拨打负责人张总以及刘经理的电话,只是偶尔能接通,接通后对方就一直用各种借口推脱。

  “现在我们能联系上的总共有16个同样情况的人,大家都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刘女士说,他们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,得到的答复是市场监管部门也无法和企业取得联系,并且华夏国医堂这家公司已经被依法列入异常名录并对外公示;他们到派出所去报案,得到的答复是这属于合同纠纷,算不上诈骗,建议走民事诉讼程序;他们再到驴妈妈旅行社去找,手上也确实没有把钱交给驴妈妈旅行社的证明……

  说法

  华夏国医堂:钱都给了驴妈妈旅行社

  记者拨通华夏国医堂的电话,对方承认自己姓张,是公司的负责人。“那是驴妈妈旅行社的业务,当时确实是我们帮着驴妈妈旅行社做的推介业务,在我们这里开的会,我们负责的现场协调,但驴妈妈旅行社现场就拿走了钱。这个事情我也是受害者,驴妈妈旅行社那边现在还欠着我们20多万元没给,其中还包括我个人的钱,我们也去派出所报案了。”这名张姓负责人在电话里告诉记者,当时驴妈妈旅行社的会计和负责人吴总都在现场,他们收走了钱。去年因为疫情,旅行社也遇到困难,都在想办法,所以这件事现在没办法解决,其中他个人给对方刷信用卡借款,现在都已经因为还不上钱失信了。

  当记者询问为什么刘女士等人手里的收据盖的是华夏国医堂的章,对方答复说,人是他们拉来的,所以他们盖章了,但是钱都是驴妈妈旅行社的人收的。“你还是找驴妈妈旅行社那边来处理这事吧,我现在公司都已经面临倒闭了。”这名张姓负责人最后说。

  驴妈妈旅行社:华夏国医堂那边收的钱

  “我们确实跟很多公司有合作,我们只是提供产品,合作公司组织的人有出游需求,我们去协助做产品推介,然后组织出游。”驴妈妈旅行社负责人吴总在电话中向记者解释,“一般流程是,合作公司给我们交来全款和人员名单信息,我们签正式出游合同才生效。正常情况下,客户的钱都是合作公司自己收。”

  吴总说,他们的确和华夏国医堂有过合作,也去他们组织的活动中推介过旅游产品。“的确有部分客人的钱现场直接交给了我们,华夏国医堂那边也有部分转过来的钱,因为那边有部分人2019年底正常实现了出游,这些我们这里都有记录,从去年起因为疫情等原因耽误的问题,我们也在根据我们手上的账目和名单逐步解决。但据我们了解,他们自己收了很多客人的钱,并没有交给我们,这些应该是他们自己负责,我们这里也没有账目名单,所以没办法解决。”吴总告诉记者,他们之前的业务合作中,有部分是出游过客人的账目,一直想找华夏国医堂那边对账,但现在很难约到对方的人。

  对于华夏国医堂所说驴妈妈旅行社欠他们20多万元的事,吴总只是回应说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“我们没有名单,不知道对方的账目,对方之前和我们对接的人好像都离职了。我们也很难和对方打交道了。”吴总说,对于刘女士等人,钱是交给华夏国医堂那边的,吴总建议还是得找那边去解决问题。

  市场监管部门:华夏国医堂被列入异常名录

  记者随后通过天眼查、爱企查等多个平台查询发现,青岛华夏国医堂中医文化研究院有限公司目前的法人代表是张某,注册地在市北区华阳路1号,这家公司目前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。

  青岛驴妈妈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目前法人代表是宋某某,这家公司是山东大新华运通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的全资入股的公司,而山东大新华运通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姓吴。

  记者在网上查询发现,对于刘女士等人的投诉,市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去年曾给出过书面答复:1、经现场核查,青岛华夏国医堂中医文化研究院有限公司未在投诉人提供的地址(市北区延安三路73号癸-10)经营。2、青岛华夏国医堂中医文化研究院有限公司注册住所是市北区华阳路1号,因通过住所无法与该企业取得联系,2020年6月9日,该公司已被依法列入异常名录并对外公示。 

上一篇:北川旅游“免疫”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相关产品

评论